今天是

網站計數器:已有39729456人訪問

校史校友

    聯系方法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秀路59號
  • 學校辦公室:0898-66712692
  • 海南華僑中學官方公衆號

峥嵘歲月·曆史名人

沈從文
發布時間:2018-11-03    閱讀量:2616
抗战时期,中国文化重心南移,西南联合大学设址昆明,一大批文化名家大家云集昆明,私立育侨中学的学子也因此有时机得到了西南联大教授们的滋养,除了林超与杨少任两位校长外,查良钊、陈序经等人也都到育侨中学兼职从教。而在私立育侨中学的教职员名单中,另有“张氏四姐妹”的老三,其时任教于西南联大、声名赫赫的作家沈從文的夫人张兆和。
沈從文先是只身于1938年4月来到昆明,1938年11月,张兆和带着沈龙朱、沈虎雏二子取道越南,抵达昆明与沈從文团聚。厥后结业于中国公学大学部外语系的张兆和开始到育侨中学任职教授英语,由于敌机空袭,沈從文一家于1939年5月搬到呈贡龙街杨家大院,沈從文次子沈虎雏先生对在呈贡度过的童年影象犹新,他在《沈從文的从武朋友》里一开头就说:“抗日战争时期,我家在呈贡县龙街149号,一住五年多。”而其住址后龙山上的龙翔寺便是育侨中学校址,并且杨家大院的前楼里也借住着许多育侨中学的学生,他们成为了沈從文一家的邻居,时常会有往来。而沈從文每当从西南联大返来,有空时也会到育侨中学授课,虽不是正式员工,却与育侨中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沈從文在《忆呈贡和华侨同学》一文中写到自己到育侨任教的事情:
那裏有個華僑中學,是因爲避敵機空襲,從城裏遷到鄉下的,共有三百多華僑男女同學,分住在兩個小廟中。應校長的邀請,我也在那裏盡義務教點作文。
沈虎雏在《沈從文的从武朋友》也写到:
不久,媽媽應盧校長邀請到育僑中學教英文,爸爸每星期上完西南聯大的課,下鄉日子也去龍翔寺講兩堂義務課,家裏因此常有年輕華僑朋友來玩。
由于物价飞涨,其时的沈從文一家生活相当苦难,其写作所得的稿酬并不敷以补贴日常家用,在家书中他也经常谈到物价和生活。正如王力记述的那样,“因为物价高涨的缘故,朋友一晤面就相互陈诉物价,亲戚通信也相互陈诉物价”,人们“日有言,言物价,夜有梦,梦物价”。1939年10月14日,沈從文领到西南联大的薪水时叹息道:“东西太贵,如今生活仅能搪塞。”但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中,沈從文到育侨中学兼课,却仍只是义务性质,不取报酬。而育侨中学的学生们也会帮其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这些都给沈從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写到与育侨同学的交往:
華僑同學遇到我們一家巨细四口挑了蔬菜糧食油鹽柴米在人叢中擠得有點狼狽時,一定爭著來幫忙送抵家裏去。這些同學是來自南洋各個差别地方的,有的和家中人早已失去聯系,生活相當窮困,有的又還經常有點接濟。他們品質中最可貴的一點,是在困難中相互熱情幫助的精神,表現得特別好。经常一個人把家中寄來的錢完全借給大家作夥食,並不指望收回,便是全部捐獻!年長一些的關心年幼的學習和生活,也成了一種習慣。這些好品質給我印象很深。
沈從文在呈贡的日子,与育侨中学的侨生有着如此密切的来往,也存眷到侨生们的学习与生活,赞誉他们友爱相助的品质。而其时育侨中学的学子们不但团结友爱,还多才多艺,在幼年沈虎雏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回想到:
每逢育僑中學開同樂會,全家都去捧場。在廟堂裏木板搭的簡陋舞台上,曾強鵬同學獨奏小提琴,跺腳打拍子,揚起陣陣灰塵,有人邊彈吉他邊用外國話唱南洋歌,另一位用琴弓在彎曲的鋸片上來回蹭,居然能對付著演奏樂曲,幾個男女同學演出奇特的夏威夷草裙舞,令人眼花缭亂……這些演出讓我確信:華僑人人多才多藝。 
整個龍街頓時熱鬧起來,鄉場空地和育僑中學操場上,天天有第五軍士兵出操、唱歌,還能見到騎高峻戰馬的軍官身影。當兵的唱歌,最好聽一首是:“槍口對外,齊步前進,不傷老黎民,不打自己人……”我小小年紀,盡管還沒見過中國兵怎麽傷老黎民打自己人,聽他們這樣唱,心裏也會熱乎乎的。
沈從文一家在呈贡的五年多时间里,与育侨中学有着诸多交集,成为侨中校史中不可忽视的一段韵事。而沈從文一家与侨中的渊源也并不止于此,厥后张兆和之弟著名作曲家张定和为《国立第二华侨中学校歌》谱曲,此校歌传唱度甚广,在其时人们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侨二中的这首校歌至今仍然作为2020欧洲杯足球直播比分-365足球体育投注-365体育官方网址的校歌,并且成为海南侨中每年军歌角逐和大合唱角逐的必唱曲目,鼓动着一代代侨中人精诚团结,不绝奋进!